主页 > 仪表 > 文章列表

“香港抗日第一家”后人:咱们家族在香港80年来爱国是

发布日期:2021-05-19 19:36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共百年生日)“香港抗日第一家”后人:我们家族在香港80年来爱国事业中从未缺席

  中新社香港5月18日电 题:“香港抗日第一家”后人:我们家族在香港80年来爱国是业中从未缺席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我们这个家族在香港从前80年的爱国事业中从未缺席。我始终被先辈的爱国精神鼓励着,醉生梦死服务一个社团总会,得到几十个分会、十几万人的信赖尊敬。 ”香港广东社团总会履行主席黄俊康,坐在香港沙头角石涌凹罗家大屋的门前对中新社记者说。这个广大院落的右边,一棵枝丫茂盛的凤凰木已开出热闹的花朵。

“香港抗日第一家”罗许月的儿子黄俊康向中新社记者讲述先辈的抗日故事 。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香港抗日第一家”罗许月的儿子黄俊康向中新社记者讲述先辈的抗日故事 。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罗家大屋由巴拿马华侨罗奕辉于1930年兴修。岭南大学香港与华南历史研讨部高等研究员刘蜀永教学告知中新社记者, 香港失守期间,从这个大屋走出的罗雨中、罗汝澄、罗欧锋、罗许月及其配偶等11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引导的在港抗日奋斗,是公认的“香港抗日第一家”。其中,罗汝澄曾引领抗日游击队进驻沙头角,罗雨中参加组建香港民兵步队??南涌人民联防队并任首任队长,罗许月是东江纵队港九独破大队大队部交通站站长,她当年以沙头角“民众米站”作保护,树立起由香港大埔至内地抗日游击区的联系线。

  “我问过长辈们一个问题,当年家里生涯前提不错、又很保险,为什么要抱着必逝世的信念去参加游击队、参加共产党?他们说‘日寇侵华做了许多惨无人性的事件,我们都是中国人’。”罗许月的儿子黄俊康说:“二舅罗汝澄回到香港未几就去找我妈妈,我妈妈当时为对抗封建包办婚姻已经在带发修行,二舅说:‘姐,当初日寇打香港了,你吃斋也不得平稳了,我们应当去抗战了。’我妈妈就整理衣服跟舅舅走了。”

中新社记者近日到“香港抗日第一家”罗家大屋专访他们的后人。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近日到“香港抗日第一家”罗家大屋专访他们的后人。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黄俊康记忆最深入的是母亲讲过的小交通员“铁沙梨”的故事。“我们这一带有一种梨叫沙梨,每棵沙梨树上总有那么几颗长不大的,嚼不烂打不破。游击队有一次被100多名日军包抄,当时十四五岁的‘铁沙梨’挂花后连滚带爬几个小时,千方百计把情报送到大队部,其余军队得以平安转移。妈妈就是告诉我要学‘铁沙梨’这种坚强的精力。”

  跟黄俊康一起接收中新社记者专访的还有罗家三兄弟的三个女儿。罗汝澄的女儿罗凯婴说:“我父亲很少说他以前干过什么,但他说过,他们看到了英国人怎么统治香港,也看到了公民党怎样堕落、怎样奴役国民,比拟来比较去,只有中国共产党才干救中国,所以他在任何情形下都深信他们多少十年走的这条路是准确的,盼望咱们必定要有动摇的信心。”

“香港抗日第一家”罗许月的儿子黄俊康向中新社记者讲述先辈的抗日故事。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香港抗日第一家”罗许月的儿子黄俊康向中新社记者讲述前辈的抗日故事。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罗雨中曾身陷日寇宪兵司令部,遭遇20多种严刑也绝不屈从。但在罗雨中的女儿罗惠芳看来,她父亲最高光的时刻是在1949年10月1日。“当时沙头角还没解放,他率领老庶民和学生庆贺新中国的出生。他通过和英方警察的会谈,面对国民党架起的机枪,在中英街对面的新楼街升起一面五星红旗。”罗惠芳说:“所以,2019年,看到香港一些人把国旗踩在地上、扔到海里,我疼爱。”

  担负港九大队海上中队中队长的罗欧锋不仅枪法好,而且善于摄影,东江纵队现存的良多可贵照片就出自于罗欧锋之手。“我爸爸从小就爱好拍照,后来他带着相机参加了游击队,游击队行军、打仗、练兵的情况,他都拍了下来。他用过的一支双管猎枪,被珍藏在中国人民抗日战斗留念馆。”罗欧锋的女儿罗志红说。

  经罗氏族人批准,罗家大屋将改建为“香港沙头角抗战纪念馆”。

中新社记者近日到“香港抗日第一家”罗家大屋专访他们的后人。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近日到“香港抗日第一家”罗家大屋专访他们的后人。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黄俊康说:“港九大队的功劳在抗战停止英国恢复香港的殖民统治后就沉静了。香港今天呈现的很多恶果虽是种种起因造成,但缺少国民教导是十分重大的一个后遗症。我们这些表兄弟姐妹们感到应该为香港、为国度做一些事,其中一件就是支撑把罗家大屋改建成香港首个纪念抗战的专题纪念馆。”(完)

【编纂:李骏】